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莫晨欢

首页 >> 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 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坏坏老公,宠不停! 亲亲老公请住手 重生之王者归来 隐婚甜宠:大财阀的小娇妻 世界虽坏,惟愿你好 一婚二宝:欧少,不熟请走开! 总裁老公,太撩人! 亿万老公太危险 国民校草是女生 死后变猫的我似乎成为了大佬
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莫晨欢 - 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全文阅读 - 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txt下载 - 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最新章节 -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 []

番外:在那遥远的无相山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已入浓秋,十一月的鄱阳鬼市结束,奚嘉开始帮着叶镜之打扫房子。

叶大师实在太清贫节俭了。虽然这一整栋老住宅楼都是无相山名下的财产,但真正能住人的也就叶镜之和奚嘉经常居住的那间房子,其他房间里都堆满了各式各样的书籍、法宝。

秋天到了,该晒晒书了。

奚嘉从没见过这么多书。嘉哥上大学的时候不爱学习,从没去过学校的图书馆,市立图书馆更是连大门朝哪儿开都不知道。他没办法将无相山的藏书阁和正规图书馆对比,但和他初高中的图书室一比较,无相山有足足三层楼的藏书阁,且每一个房间进去后,还用法术扩展了空间,绝对规模惊人。

四百多年来,无相山蕴藏深远,积淀颇多,想把这么多书都晒一晒,需要很大的地方。

鄱阳县并没有这么大广场给两人晒书,两人也不可能在大庭广众下晒书。一大早,叶镜之便走到楼底下,抬手取出无相青黎。十八面的青铜骰子在空中告诉旋转,叶镜之点在其中某一面上,刹那间,嘈杂的小区安静下来。奚嘉看到一层水波一样的结界缓缓地铺展开去,他伸出手,手指碰到结界,漾出一道道水纹。

那结界快速地向外扩张,透明的结界穿过小区树木、建筑,扩展到奚嘉视线以外的地方。

他看向叶镜之,叶镜之朝他点点头。

奚嘉往前迈出一步,视线豁然开朗,一片宽阔的广场出现在奚嘉的眼前。阳光照射在广场上,温暖得仿佛春日。

叶镜之也走进结界,道:“无相青黎共有十八面,每一面都拥有不同的作用,开山祖师便可以将这十八面全部发挥作用。听师父说,在无相山的历史上,最多的一位祖师可以开启十七面。我目前实力尚且不够,最多只能打开十三面。”

奚嘉惊讶地看着那小小的青铜骰子,无相青黎便得意地舞动两下。

……这真是一点都没有人家绝世法宝的风范!

奚嘉抬头道:“没事,你才修炼多少年。镜之,说不定你以后可以像那位开山祖师一样,把无相青黎的十八面全部开启。”顿了顿,他又想到:“对了,无相青黎的最后一面是什么?”

玄学界公认,正常情况下,叶阎王捉鬼从来不靠无相青黎,自个儿随便动动手,就能抓住厉鬼。要是碰到厉害一点的,叶阎王可能会从乾坤包里取出无相青黎,直接将无相青黎当砖头砸,一砸一个准。再还一点的鬼,例如秦三世嬴子婴那种级别的,就需要真正开启无相青黎了。

奚嘉曾经见过叶镜之开启过无相青黎的五面。

一面可以直接拔出一把利剑,斩灭一切;一面可以布下结界,拦截厉鬼……有的面还有些稀奇古怪的作用,比如有一面可以召出锦瑟古琴,当初叶镜之就是用这把古琴弹奏《思华年》,让老鬼看到了奚嘉的校花老同学。

然而叶镜之也不知道最后一面是什么:“师父从未说过。”

奚嘉诧异道:“无相山自己也不知道无相青黎的最后一面是什么?”

叶镜之轻轻点头。他伸手招来无相青黎,青铜骰子洋洋得意地在奚嘉和叶镜之的面前跳动。两人仔细的端详它的每一面,看到最后,奚嘉揣测道:“应该是一样很厉害的功法招式吧。”

叶镜之先是点头,又是摇头:“又可能是杀招,也可能是如同锦瑟那样的特殊法术。”

听了这话,奚嘉突然想起这不靠谱的玄学界。

……据说无相山的开山祖师爷原本就是个打铁的,按照这个尿性,说不定无相青黎的最后一面能变出一个铁锹都说不定。

一时间,两人都神色复杂地看向无相青黎。

叶镜之是因为奚嘉想知道无相青黎的作用,他想早点提高法力,开启青铜骰子的最后一面。而奚嘉则是心有余悸。嘉哥已经不敢对玄学界和玄学界的祖师们抱有任何希望,连反派大BOSS都画风清奇到让人无力吐槽,这个玄学界做出任何事,嘉哥都不会有一丝丝惊讶。

短时间内谁都解不开无相青黎的真相,两人便开始搬书、晒书。

无相山收藏的书籍包括了道家法术,各类奇门杂学,甚至还有一些八卦秘辛。

叶镜之之前说过,藏书阁里的书是给所有无相山弟子看的,奚嘉可以随便看。于是奚嘉在搬书休息的时候随手翻开一本牛皮纸封面的书,打开一看,居然是一本日记,再仔细一看:“无相山第十三代掌门元丰真人手书……诶?!”

这位元丰真人应该是一百多年前的天师,那时候玄学界只有墨斗,可以传音,但没有微信手机

这能难倒无相山不靠谱的天师?

据日记上说,元丰真人利用无相青黎的庄生晓梦法术,弹奏锦瑟琴,在无聊的时候看了不少八卦。他将这些八卦全部记载在自己的小本本上,谁要敢惹他,他就甩出小本本,对方绝对吓得屁滚尿流。

【余之一生,已过九十五载。于玄学界,全无对手;于秘辛趣事,天机门咫尺天涯卜筮之术,远胜锦瑟幻境,余未尝能及。望后人见此文,苦钻八卦占卜之术,他日携无相青黎,踏平天机门,灭那廖桥小儿之威风!】

奚嘉:“……”

为什么连看个八卦你都要和人家比啊!术业有专攻懂不懂,快醒醒,你怎么可能比得过天机门那帮神棍!

奚嘉无语至极,他随手往后一翻,看到一行小字。

【师父脑袋有点问题,请以后的道友们见谅。

——元丰真人之徒、无相山第十四代掌门骁卢真君】

难怪这书被压在桌子底下积了一层灰。按照元丰真人的说法,他辛辛苦苦地写了这么多的玄学界八卦秘辛,是要当传家宝传给无相山下一代掌门的,子子孙孙,无穷尽也。但他的徒弟却觉得他太蠢了,这种东西实在拿不出手,就把这本日记随手塞到了桌子下,不让徒弟们看到。

原来无相山也曾经有过这么靠谱的人啊!

隔了一百多年的岁月,奚嘉突然对这位骁卢真君好感度爆表。

因为意外翻到了这本日记,奚嘉对藏书阁里的书籍有了一些兴趣。他将元丰真人的这本日记放到一边(里面记录了各大门派祖师爷之间风花雪月的往事,投稿给“鬼知道”绝对是一大笔积分),又开始翻阅其他书籍来。

如果是法术功法,奚嘉就放到广场上晾晒,不多去看。如果是这类日记八卦,奚嘉就偷偷摸摸地看一看。

不过世界上像元丰真人这样奇葩的天师还是少有的。

以往每一代,无相山的掌门都是玄学界的领袖。玄学界的龙头大哥那必须得是仙风道骨,哪儿能天天就干奇葩事。于是奚嘉翻了几百本书,并没有再看到什么八卦秘辛。就在他将三本厚厚的法术秘籍从架子上搬下来时,忽然,一本薄薄的作业本小册子出现在奚嘉的眼前。

“作业……簿?”

这是一本非常常见的作业本,现在随便出门找个小卖店,都可以买到一模一样的作业簿。本子的边角发卷发黄,似乎有了一定历史。可这东西是最近几十年的产物,绝对和前辈天师没有关系。

奚嘉诧异地看了一会儿,翻开本子,看到了本子最前面的三个字。

『叶Jing之』

奚嘉:“……”

哈哈哈这居然是叶大师的日记本!!!

嘉哥眼睛一闭,就想起叶大师小时候那可爱呆萌的样子。他抬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叶镜之,叶镜之正在搬运十几本书。见媳妇看向自己,他认真地问了一句:“嘉嘉?”咦,嘉嘉为什么要用这种奇怪的眼神看我?

奚嘉故作镇定:“没什么,我们快点搬书。”

叶镜之乖巧点头。

确定叶镜之没有起疑,奚嘉藏起小本本,走到墙角,悄咪咪地打开。

3月2日,晴,星期六

《无相功法》以阴阳之气,化五行之de。师父让我打坐修炼,尝试能不能感受到一些气。他说天上有很多气,我xu要自己去感觉。师父说我有很多不会写的字,他从明天开始jiao我读书。

……

3月18日,阴,星期一

师父说我很有天赋,但今天我看到了师父的好朋友带了他的弟子来看师父。那个人是个和尚,好像叫不醒大师,他的弟子很厉害,我打不过他,师父其实很不开心,我要好好学习。

……

4月19日,晴,星期五

师父说我很棒,学写字很快,学功法也很快。现在那个人再来,我一定打得过他。但是今天晚上师父没教我写字,他一个人喝酒,不和我说话。

4月20日,晴,星期六

不醒大师来了,原来昨天是紫云的祭日。紫云是谁?

……

8月3日,雨,星期六

成功让无相青黎认主,师父说,我以后就是无相山第十九代传人了。

……

奚嘉又看了下去。再往后,叶镜之再也没用拼音代替过文字,他的字也写得越来越工整。算不上么龙飞凤舞、笔力遒健,却认认真真、端端正正,看的出写字的人非常专心。

这些年岁是奚嘉从未参与过的,但是看着这些文字,他却能想象到,那个小小的叶镜之抱着笔记本,努力地将师父说的每句话都记录下来,到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就一个人勤奋地修炼。因为他不想让师父对自己感到失望。

这本书说是一本日记,倒不如说是一本功法秘籍。叶镜之在上面记载了很多自己学习修炼时的感悟,看着这本书,就能看到他是怎么一步步修炼,成长为现在的叶阎王。

在以前,这种口水话一样的日记,奚嘉是没兴趣看的。但此时此刻,他看得津津有味,有的时候还抚摸着上面的文字,仿佛透过这些文字,抚摸着那个小男孩的脑袋。他眯起眼睛,仿佛看见一束束灿烂的阳光照耀下来,在广场上凝聚出一个虚幻的金色幻象。

那个小叶镜之对着他甜甜一笑,羞赧天真。

嘉哥的心都化了好吗!

再往后翻,翻到第二年的4月20日时,奚嘉突然停住,看着最底下的一行字,错愕地瞪大眼。

4月20日,晴,星期天

师父说,媳妇是最重要的,外面的人都比不上媳妇。

要对媳妇好,要给媳妇捉一百年的厉鬼,买五百年的飞尸,摘天上的星星。我只喝汤,媳妇吃肉;我扇扇子,媳妇睡觉。

我想要媳妇。

奚嘉轰的一下,满脸羞红:“!!!”

4月21日,晴,星期一

今天修炼得很快,师父夸了我。

我问师父我什么时候能有媳妇,师父说,我连毛都没有长齐就想着媳妇。

什么是毛没长齐?

……

8月1日,雨,星期五

师父出门捉鬼,今天回来,我做菜给师父吃,师父很高兴。

……

又是一年过去,到叶镜之所说的那个“紫云”的祭日时,易凌子依旧表现出了几分伤感。这时的叶镜之已经很少在日记里表露自己的情绪了,他每天简单地用一行字概述自己一整天的行程,工整刻板。

到这一年的11月30日,叶镜之记录下了这样一句多余的话——

『师父和连晨前辈、岐山前辈他们去了一座古墓,临走前给了我一块泰山石。师父说,我有媳妇了。』

12月26日,雨,星期六

岐山前辈说,师父死了。

日记终止于这一段,奚嘉再往后翻了翻,没看到新的内容。

他的目光凝聚在那四个字上。

师父死了。

易凌子去世的时候,叶镜之不过六岁。如果是普通的六岁孩子,可能不明白什么是死,也不会太伤感。但是这是叶镜之。任何人都能从他的日记里看出他每一天的成长,他懂什么是死,知道自己失去的是什么。

奚嘉紧紧地捏着这本小本子,抬头看向不远处的叶镜之。

叶镜之正在给几本书扫灰,他拿着掸子,认认真真地将书面上的灰尘扫去。又发现奚嘉在看他,他有些害羞地红了耳朵,问道:“嘉嘉,你饿了吗?我们一起去吃饭吧。”竟然认为奚嘉一而再、再而三地看他,是因为饿了。

奚嘉没有否认,他将本子偷偷藏在了口袋里,两人上楼吃饭。

这顿饭奚嘉吃得食不知味,他心里难受,可叶镜之哪知道他刚才看了什么东西,只以为他是食欲不振。叶镜之帮他夹菜,很快,奚嘉碗里的菜就堆成了小山。就在叶镜之又夹起一块鸡肉要往奚嘉碗里放时,奚嘉一把拉住他的手,小声说道:“我今天……干了一件坏事。”

叶镜之一愣:“什么?”

奚嘉将元丰真人的那本日记拿了出来,叶镜之顿时了然:“这是元丰真人的秘辛集。嘉嘉,元丰祖师是故意将这本秘辛集放在藏书阁的,你可以随便看,我小时候也看过一点点。藏书阁里的东西都是可以随便翻阅……”声音戛然而止。

奚嘉从口袋里拿出那本日记本。

叶镜之:“!!!”

叶大师迅速地拿过日记本,赶忙放到身后藏着,羞得满脸通红。

奚嘉咳嗽了两声:“我看完了。”看别人日记总归是不好的事,嘉哥也觉得很过意不去,他本来以为这只是叶镜之小时候的往事,没想到还写了其他事,写了易凌子的去世。“对不起,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

叶镜之脸红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良久,他从憋出一句:“我……我是真的想对你好,才不是师父说的。你别误会,嘉嘉,我是因为喜欢你才对你好,真的,我只喜欢你。”

奚嘉顿时懵了:“我是说我看到了易凌子师父的去世……”

叶镜之呆住:“你不是因为看到了我说的那些要对媳妇好的话,才说对不起的?”

奚嘉:“……”

叶镜之:“……”

两个人齐刷刷地红了脸,别开视线。

下一刻,嘉哥突然觉得有哪里不对:等等,他们不是该干的已经都干了,干什么还要害羞啊!

奚嘉用力地咳嗽一声,说道:“对不起,不该看你的日记。”

叶镜之低着头:“其实也不是日记。无相山一直有传统,每一代弟子都会将自己修炼时候的感想体会写下来,供后人参考。师父当时要我写的也是这个,但我……但我天资愚钝,写的东西就有点奇怪。”

叶阎王还天资愚钝,那裴玉他们压根活不下去了!

叶镜之想起来:“这是我前几年放到藏书阁的,那时候我只以为会给弟子后人们看到……”没想到会被嘉嘉看到……

奚嘉这才明白,为什么这样的东西会出现在藏书阁这种地方,原来是为了给后人提供修炼的经验。

奚嘉默默地低头吃菜,叶镜之耳尖通红,也埋头吃饭不说话。

饭一吃完,叶镜之收了碗筷。奚嘉陪着他一起进厨房洗碗。两个大男人挤在小小的厨房里,避免显得有几分拥挤。奚嘉低头看着这些盘子,不知怎的,轻声地问了一句:“紫云是谁?”

叶镜之愣了一下,解释道:“是师父年轻时候认识的一位女天师,后来因意外去世。”

奚嘉点点头:“原来易凌子师父也曾经有过那么喜欢的人啊……”

两人又不知道该说啥。

嘉哥完全不明白,他们都老夫老夫了,该做的全部都做过了,怎么他每次碰到叶大师,还是有那么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羞赧。好像只要每次看到这个人,都觉得心脏乱跳,实在静不下来。

哗啦啦的水声在厨房里静静流淌。

奚嘉低头将盘子上的水擦干净,轻轻地说道:“如果我早点认识你,那该多好。”

这句话实在说得太轻,叶镜之一时没听清:“什么?”

奚嘉抬起头,脑海里闪过之前看过的那些文字。仿佛时光倒转二十年,一个小小的叶镜之乖乖地修炼学习,乖乖地做一个好徒弟,最后失去了自己最重要的人,孤单地度过了二十多年的光阴。

他看着如今成熟稳重的叶镜之,微微笑着,一字一句地说道:“如果我早点遇见你,那该多好。”

叶镜之怔怔地看着眼前的青年,心中甜到发软,可嘴上却说不出一个字来。

洗完碗,奚嘉琢磨着自己之前看到的属于元丰真人的那本秘辛集,叶镜之则低着头,又开心又高兴,已经开始思考下午不要搬书了,下午要和媳妇出门约会!

两人同时放下碗,一起看向对方。

“镜之。”

“嘉嘉。”

两人齐齐愣住。

叶镜之:“你先说,嘉嘉。”

奚嘉郑重道:“今天上午看了那些书以后,我有一个很大胆的想法。俗话说,有因才有果,他们佛家好像很尊崇这个吧?我既然能在今天看到那本日记,就说明我和它是有缘的,我也应该做点说明,满足一下那本日记上写下的愿望。”

叶镜之瞪大双眼:他……他好像在那本日记上写了,要和媳妇永永远远地在一起!!!

轰然一下,叶大师彻底红了脸。

奚嘉还在说:“嗯,我觉得只有帮忙完成了那些心愿,才好拿那本日记上的东西投稿给’鬼知道’。”

叶镜之点点头:嘉嘉真的要帮他完成心愿,那嘉嘉会不会亲亲他……等等,为什么嘉嘉要把他的日记投稿给“鬼知道”?!

叶镜之错愕地抬头看着奚嘉。

奚嘉认真道:“元丰真人好像一直不服气,自己在探索八卦这方面,比不过天机门的天师?镜之,我们过几天就去鹏城一趟吧。咱们不和他们比卜筮,咱们和他们比谁捉的鬼多。元丰真人只是说自己很气天机门,想要赢过天机门,但他没说是在什么方面赢过天机门呀。等这个心愿一完成,我们就把那本日记里的所有玄学界秘辛,全部投稿给’鬼知道’。哈哈哈哈!”

嘉哥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

委屈极了的叶大师:“……”

难道不是他的那本日记更重要吗,为什么媳妇只注意到了元丰真人的日记……

说做就做,两人吃好饭,继续上楼去搬书。叶镜之委屈巴巴地跟在奚嘉身后一起上楼,奚嘉吃走上两阶楼梯,突然停下脚步,转过身,低头看向身后的人。

叶镜之困惑地抬首:“嘉嘉……唔……”

双眸倏地睁大,一个温暖而又轻柔的吻落在叶镜之的唇上,封住了他所有的话。

奚嘉站在高处,轻轻的落下这一吻。简单温暖的亲吻结束后,他笑了起来。他很少有笑得这么开心的时候,奚嘉很少与人交往,性情淡薄,可是望着眼前的这个人,他就是觉得很开心,开心到忍不住地想笑,想吻住他的嘴唇,想对他说一句。

“叶镜之,我也喜欢你。”

叶镜之愣了许久,感受着唇上残留的温度,低声道:“为什么突然……”

奚嘉眉眼笑弯。

“因为我想告诉你,我喜欢你,和任何其他人都没有关系。我喜欢你,只因为是你。这是我的回答。”

我不是因为你是我媳妇才对你好,我是真的喜欢你。

那很巧,我也是这样。

破旧古老的住宅楼里,昏暗朦胧的楼梯间,叶镜之眼也不眨地看着面前俊秀的青年,忽然忍不住,吻了上去。奚嘉抱住他的腰身,低着头,轻轻地回吻。十一月的秋风嗖嗖地刮过窗户,发出咚咚的声音,却再也打扰不了这两个人。

至于之后元丰真人的秘辛集公开,多少玄学界前辈恼羞成怒地找上门,愿意花五万十万的积分,请求无相山别再给“鬼知道”投稿他们家老祖宗的风流往事,那就是后话了。

玄学界的前辈们摸着自己瘪瘪的钱包,悔不该当初地感慨道:“当初那个纯真善良的叶小友呢!凌霄啊,为什么易凌子那个混蛋居然给他徒弟找了一个这么会赚积分的媳妇啊!!!”

一点小钱,一点积分。

没事捉捉鬼,有事投投稿。

今天的无相山,还是一如既往的和平宁静。

-【全文完】-

请大家记得我们的网站:52小说(m.52xs.cc)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从我是特种兵开始阅读变强 神魔书 生命的继续 谁在花城落了泪 原来我是道祖 特战之王 穿成反派世子爷的亲妹妹 仙路春秋 欢想世界 从道果开始 顶级神豪 妖孽奶爸在都市 近身狂婿 千机殿 魔王不必被打倒 第一战神 天神殿 遮天 末日崛起 救世主她才三岁半
经典收藏 重生本人就是豪门 名门宠婚之老公太放肆 宠坏 巨星问鼎[重生] 提灯照河山 天使部落的女孩 重生炮灰大翻身 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 在点家文里女装 别怕我真心 大佬快回来接生 镇魂 猫的忧郁 重生超模 [娱乐圈]初恋与替身 距离 男神和他的猫 满城大佬都是我徒孙 [反系统]男友略凶残 多宠着我点
最近更新 大佬横行娱乐圈 快穿之专业打脸指南 哥哥女装替我上学 他的小祖宗甜又野 余生有你,甜又暖 失忆后我成了法医大佬 七零炮灰是个狠人 分手后我在娱乐圈爆红了 全球密室[无限] 大佬她马甲又A爆全球了 当满级大佬翻车以后 天才萌宝妈咪要逃婚 被大佬们团宠后我野翻了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 顾太太每天都想分家产 婚期365天 穿到90给反派当后妈 回到农家当幺女 求生
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莫晨欢 - 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txt下载 - 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最新章节 - 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全文阅读 -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